1. 互動游戲RSS訂閱
      當前位置:互動游戲 > 團隊游戲 > 培訓游戲 >

      團隊培訓游戲:紅黑游戲

      發布時間:2016-12-19 22:49 類別:培訓游戲
      游戲準備
      將學員分成A、B兩組,分到2個房間里,兩組人之間不許交流,在經過內部討論、投票之后向對方出牌,出牌只能是紅黑兩色。助教是通訊員,用于在兩組之間公布對方的出牌,通訊員必須在確認A或B組的出牌結果有效之后,才能公布對方小組的出牌。
       
      游戲規則
      1、雙方各自選擇出自己的組長,由組長組織投票,統計出多少紅牌、多少黑牌,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方式報告給
           通訊員本小組的投票結果;
      2、小組中,只要有一人棄權,則該次投票無效,投票的有效性由通訊員進行否定或確認;
      3、得分規則如下:
        如果雙方都出黑牌,各得正3分
        如果有一方為紅牌,另一方為黑牌,則出黑牌方得負5分,出紅牌方得正5分
        如果雙方都出紅牌,各得負3分
      4、游戲一定要進行5輪投票,其中第二輪得分×2,第四輪得分×3,最后的勝負規則是:累計正分最高者獲勝。
       
      游戲過程
        老師宣布游戲開始之后,小組之間不得交流,但小組內部可以充分溝通,兩小組被分開在兩個會議室,眾人亂作一團,有少數人立即自告奮勇要求當組長,然后各自發表競選宣言,最后,往往是自信心極強、嗓門大的人當選。
        然后開始投票,這也是更加混亂的過程。少數人對游戲規則云里霧里,甚至毫不關心;有些人立即發表看法,有人要求選紅牌,也有人提出選黑牌,相持不下。但最后通常是紅色的呼聲占了上風,因為他們的觀點是:要么大家兩敗俱傷,要么我們就贏大了!而選黑色的人則抱有很大的風險:如果對方出黑,我們才有得分的機會,如果對方選紅,自己就虧大了!更多的人是雙面派,好象選紅也行,選黑也行。人群中開始有了爭論,不同的觀點都想說服對方,而有些人懶得理會這一切。好一副蕓蕓眾生像!
        然后開始舉手投票,統計投票時,結果總是不對,原來一是小組人數沒有核實,二是有人要么舉了兩次手,要么根本不舉手。混亂之中,有人開始呼吁更換組長,有人認為選舉不民主,揚言要棄權,這個過程中,嗓門特別大的占有優勢。在出現幾次棄權后,大家都認為棄權是在浪費時間,于是眾口一詞:不許棄權!到后來,打算棄權的人也覺得內疚,也不再鬧嚷了。因為游戲限制在半個小時完成5輪投票。
        很快,通訊員來了,要求組長報告投票結果。組長這個時候對事情還沒搞清楚呢,通訊員說:我宣布,你們小組的投票結果無效!通訊員一走,眾人立即鬧開,有反思問題的,有要求換組長的,還有詢問游戲規則,混亂得一塌糊涂。
        開始對組長不信任,換來換去,不能統一意見,把國人窩里橫的面目充分表現出來。
        選紅的呼聲逐漸高漲。眾多搖擺不定的雙面派,開始傾向于選紅。選黑的在堅持,但他們的聲音越來越小。小組的結果出來了:選紅!好不容易讓通訊員認可了投票結果,這時第一輪的結果出來:A組選紅、B組選紅。雙方各得負3分。
      我是A組的,我的領導力不夠,不愿上前和他們去爭斗,但我堅定的選黑,第二輪,第三輪,第四輪,A組一直選紅,我也只能無奈的搖頭,而不能沖上前去感召選黑,B組在第三輪選了黑,A組就更覺得贏定了。因為時間關系,沒有投完5輪,游戲結束了。很多人沒有任何感覺,在算著得分,比著輸贏。
       
      游戲目的
        紅黑游戲應用于參加領導力培訓,參加游戲者在經歷一場博弈之后,每每收獲良多,普遍的心得是:雙贏、合作、與人為善、包容等。這場游戲告訴我們的,僅僅是合作與雙贏?這場游戲所揭露的,僅僅是人性深處的自私、狹隘、不合作、背信棄義、爭強好勝、窩里斗、表里不一?絕不僅僅如此。
        人生也不就是一場游戲嗎?但人生這場游戲最重要的不同點,就是我們僅有一次機會――生命對于我們每一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。游戲玩得不好,我們可以重新來過,我們甚至可以改變游戲規則,以獲得對我們有利的結果,但我們的人生呢?我們沒有任何能力去改變任何規則,甚至我們也會有游戲臨近結束之際,才知道這場游戲的規則和寓意,這是個多么可悲和無奈的事實!
        讓我們回顧一下,游戲給予我們的反思和啟迪:
        團隊中的人性
        選小組長的過程,河粉機,正是一個人性集中展露的過程。我們可以看到有的人張揚、有的人沉默、有的人迷茫。對于任何一位領導人,喚醒“沉默的大多數”才是帶領團隊取勝的首要目標。
        當通訊員否定小組的投票結果之后,小組內部往往立即產生騷動,這時小組長如果不夠強勢,他將失去地位,但如果小組長過分強勢,他也帶領團隊進入誤區,這場游戲的結果說明了這一點。
        經歷最初的無序狀態之后,有三種人的面目基本清晰,讓我們近距離地看一看他們的眼睛,他們的內心世界。
        第一種人,堅決要求出紅牌,他們代表了人性深處的好斗、攻擊、自私和自我至上。他們的口號是:要么贏得整個世界,要么徹底失去,或者與對手同歸于盡!這是非常典型的賭徒心態。或者說,這是狼的行為。
        第二種人,他們是溫和的,包容的,他們希望與競爭共同把市場做大,達到雙贏。他們是理性的,但更多的是理想主義:他們憑什么認為自己的寬容、和氣、與人為善,就一定能得到對方的相同的回應,他們怎么知道一定就能雙贏呢?他們的理想是有條件的,他們需要生活適宜的環境里。或者說,這是羊的行為。
        第三種人,他們是盲目的,迷惑的,他們缺乏足夠的智慧去明辨是非,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應該出什么牌,他們很容易受到誘導,可以說,他們的心智基本是不成熟的,或者,是不負責任的,因此,他們要么隨大流,要么不表態,要么干脆放棄。
        那個,在這個游戲過程中,有沒有即是理性,也是現實的,充滿智慧,即懂得積極進取,又知道寬容包涵,也知道適時放棄的人?沒有。因為這正是游戲設計的圈套,游戲設計者只想通過這個游戲,集中地暴露人性中隱藏的、陰暗的東西,畢竟每個人都不完美,都有自己的盲點和誤區,不幸的是,自己不知道而已。
        因此,集中暴露人性弱點,正是游戲設計的精妙之處。
        在游戲之中,人們輕易就放棄了“放棄”這種權利,因為如果這樣會耽擱大家的時間。在團隊,有時我們也會輕易放棄,因為我們要考慮集體的利益。但是我們回顧一下游戲的勝負規則:累計正分最高者獲勝。事實上,如果我們堅持棄權,至少我們還可以得到“ 0”分,而不是雙方血淋淋都得了很高的負分!于是有人說,退出,也是一種智慧,正如三十六計中 “走為上”一樣,在某些場合下,這正是最高的智慧。
        真正的強者,一定擁有強者的智慧,那就是“強者的心態,弱者的姿態”。他們可以把身段放低,他們謙恭而溫良,他們的“誠信”,不用掛在臉上,也不用說出聲來,那只是他們的基本信念。這樣的強者,他們在哪里呢?
        真正由強者主導的世界,一定會給弱者設置退出的機制,而且會保護這種機制。但是真正的弱者,家用和面機,能不能把握這樣的機會呢?懂得退出的人,往往不再是弱者;而不懂退出的人,才是真正需要保護的,但他們往往并不明白,誰能幫得了他們呢?
        反思我們在團隊之中,有多少時候敢于頂住壓力,堅持自己的原則,堅定不移地向目標邁進而不是改變目標。因為我們太容易讓自己變得靈活,我們的理由是,這個世界是變化的,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本身,因此,我們的目標可以調整,方向可以改變,戰略可以重建。我們的理由是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啊。
        而有些時候,我們一意孤行,聽不進任何反對和批評意見,我們認為,這是對的,我們就矢志不移地去做,最后的結果,也許我們成功了,也許失敗,我們如何來反思呢?難道僅僅給自己說:這是天意,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,三分人事,七分天命?
        如果真是這樣,這些話無須我們說出來,因為絕對的真理人人都知道,說出來,反倒成為廢話。那么,什么才是我們為與不為的指導原則?
        首先是責任。既然成為團隊的領導,就要為這個團隊付出一切。一位母親,在子女陷入困境之時,往往會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,將自己的孩子拯救出來,我們在歌頌這偉大母性的同時,不妨想想,這種力量來自何方?不正是責任嗎?
        在現實生活中,有多少領導為團隊的付出,比得上母親對子女的付出呢?國有企業顯然做不到,因為領導是上級任命的,不象母親之于子女,經歷了十月懷胎之苦,經歷了一朝分娩之痛,不象母親之于子女那樣,血脈相通、心心相映。某些領導的手機是24小時開機的,有些人認為這是一個束縛,只有少數人理解,這是責任。
        其次是智慧,是在責任基礎之上的智慧,或者說是在智慧基礎之上的責任。最初我們可能并不聰明,但責任可以幫助我們做到這一點;最初我們還不夠強大,也是責任幫助我們做到這一點。有智慧的責任可以避免我們犯方向性的錯誤。
        如果我們愿意為團隊奉獻,那么我們應該不遺余力地要成為團隊的領導人,或者在團隊中扮演重要的角色,因為這樣才做到自己的責任。當然,我們在團隊的地位,一方面取決于我們的責任心,一方面也取決于我們的能力。但是,如果我們成為團隊的領導,并不意味著我們一定要做出一個進攻或者防守的策略,我們還可以選擇放棄,還可以放棄不作為,這也是我們的權利啊,我們為什么要輕易地放棄這種權利?
        這時想到諸葛亮的六出祈山。在傳統文人的心中,六出祈山代表了一種責任,“鞠躬盡瘁,死而后已”,這是諸葛先生在先王臨前之際做出的承諾。面對平庸無能的上司,如果他真的為天下蒼生承擔責任,他為什么不取而代之?面對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收復中原之戰,他為什么要堅持出山,直到戰死在沙場?這可能已經不是智慧與責任的問題,而是信仰的問題。信仰是不可以指責的。對于有信仰的團隊領導,他一樣會犯錯誤,一樣會走向死亡,但我們不能不去尊敬。
        需要說明的事,紅黑游戲基本上不會有贏家。沒有人在這場游戲會感覺自己真正贏了,所有的人都在反思,為自己人生的盲點和誤區,為人性深處的欲望,為人與人組成的社會。
        最后,想到李嘉誠先生在今年四月接見大陸來訪的企業家時,提出的四個問題:
        1、當我們夢想更大成功的時候,我們有沒有更刻苦的準備?
        2、當我們夢想成為領袖的時候,我們有沒有服務于人的謙恭?
        3、我們常常只希望改變別人,我們知道什么時候改變自己嗎?
        4、當我們每天都在批評別人的時候,我們知道該怎樣自我反省嗎?


      北京快车pk10历史记录